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

懷念呂昭炫老師

呂昭炫老師在今年四月十九日辭世,享壽八十
八歲,他是台灣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,橫跨日
據以至光復一直到民主時代,而他的樂器一吉
他,也是他的最愛,即便他曾經形容,吉他是
個孤僻的樂器,但是呂老師的創作,卻連接了
數個世代的吉他演奏家與愛好者,也成為台灣
這片土地上的重要資產。

呂老師居住在台北,我有幸在二〇〇三年,在
高雄的一場演奏會接待老師,當時安排老師住
在林耀隆老師家,他也是一位吉他演奏家,之
林老師擔任高雄道明中學校長,也對此事記憶
猶新。

我曾經對這一場演奏會撰文(參照發現吉他20
02----一場不平凡的音樂會)隔天早上,我就接
到林先生的來電,原來呂老師一早就起來,希
望我能夠過去聊天,我步行到他家只需兩分鐘
,基本上是在同一個社區。

呂老師計畫搭乘中午過後的飛機北返,所以當
時我和林老師決定就近帶這位作曲家,前往鳥
松的著名景點澄清湖,而林老師恰好有一輛旅
行車,兩個晚輩興高采烈帶著呂老師出發。

除了湖區初春的景象,我們驅車到中興塔,因
為在中興塔頂,湖區一覽無遺,四月的清風,
也使這趟旅途極為愉快,呂老師沿著迴旋而上
的樓梯,一步一步登上了塔頂,遠方可以看見
圓山飯店那充滿中國式風格的屋頂,而湖面隨
著微風而起,一波波的漣猗,同樣面對景致,
只有老師開口說,他接收到神奇的靈感。

所以這就是漣猗澄清湖的故事,這是呂老師晚
期的作品,而我和林老師成了湖邊的見證者,
小心翼翼的等待老師把它完成。

中餐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,我和呂老師有次在
台北美觀園見面,應該不排斥日本料理吧!也
喝了啤酒,但是我和林老師並未帶足夠的錢出
門,只好向店家賒帳,呂老師不以為意,還稱
讚,說信用好的人,竟然可以隨興過日子令人
羨慕。

高鐵完工之後,南北往來更加方便,卻忘了這
位忘年之交,到呂老師過世,看著他簽名的作
品集,才感慨萬千,電視上,呂老師也問了記
者澄清湖的塔頂,那是多麼微妙地體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