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

結業典禮,典禮開始,...............

起床渾身沒勁,昨兒的演奏會的後遺症比宿醉還糟,
但是今天是布蘭奇的最後一天,我好像應該做些什
麼?

所以就把狗留在家裡,騎著車出門了,手機裡顯示
在眼鏡行後面有一家花店,心想,要是最後一天布
蘭奇不營業,那就白買了,先繞一下,見到仍然營
業,就回去買捧花。

花店的老闆娘說自己也是常客,關了真是可惜,但
是也是沒辦法,這種情況我遇到過,就是英文中所
說的,Catch twenty-two 屬於無奈中的無奈是最高
等級的無奈,毫無出口無法解決的無奈類型,而我
,是明知故犯的叛逆份子,準備冠冕堂皇的送花去
,謝謝她們,沒有白白做了那麼多年,至少印象中
有一隻狗和牠的主人沒有白餵,有養育之恩。

三張卡片上寫著 “謝謝你幫忙準備我和曼尼的早餐。
”因為一束花是給一個人的。

所以載著三束捧花,騎車到了們已經半關了的店門
口,然後來了一陣奇怪的對話,三個店員走到店門口

“好感動喔!”

“謝謝你,還送花來!”

“大哥你自己不要哭嘛!”

我不知道是自己被自己的人情味感動了,還是什麼
其他的因素,例如PM2.5風飛沙之類的,但是我的
眼淚真的停不住,一直流,只好說

“一想到自己除了送花,什麼也幫不了,就難過起來
。”

完全想不出比較幽默的台詞。